孟建伟:科学教育需要人文化_足球投注开户_欢迎体验_足 球投注开户-【首页】 1

孟建伟:科学教育需要人文化

孟建伟:科学教育需要人文化

孟建伟 1955年生,浙江绍兴市人,哲学博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长期从事科技哲学研究,代表作有《科学技术哲学研究》、《论科学的人文价值》等。

采访 贾宝余

 

受访 孟建伟(中科院研究生院教授)

 

当今的中国教育,面临着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变。就科学教育而言,如何实现这种转变,中科院研究生院孟建伟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克服并超越狭隘的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科学教育观,将以知识为中心或以知识为本的教育转变为以人为中心或以人为本的教育,使科学教育更加贴近人、贴近人的生命,更加关注人的素质和人的全面发展,特别是关注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素质和人文素质的培养,使科学教育更加体现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从而真正将科学教育的过程变成培养人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将人文精神融于科学教育的过程,即科学教育人文化的过程。孟建伟 1955年生,浙江绍兴市人,哲学博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长期从事科技哲学研究,代表作有《科学技术哲学研究》、《论科学的人文价值》等。

 

问:如何来理解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

 

答:这属于理论性较强的问题。人们在讨论过程中,往往认为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精神,但我觉得不能把这两种精神完全分隔开。我认为,这两种精神有很深的关联。如果像过去那样来理解的话,那就把科学和科学精神理解得太窄了。人们往往只从实证的角度来理解,把科学看成完全客观的东西,把程序化、数字化、实验性、操作性、标准化看成科学精神,好像完全为了客观而客观。在我看来,实际上科学里也渗透着、蕴含着一种很深的人文精神。两者不是完全分开的。比方说,科学追求真理,就是很人文的。人性中蕴含追求必然的东西。许多小孩从小对科学很着迷。为什么着迷?那是人本能的东西,就好像爱好文学一样。有一种探索欲望、好奇心。有些人是数学天才,你说,他为了什么?就是因为他对数学这种文化着迷。这就像好多人对音乐着迷是一样的,无非有些人爱好数学,有些爱好音乐上。所以,如果把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完全看成是两个东西的话,我觉得这种理解存在误区。

 

我们今天的科学教育的问题之一就是过于实证化。实证化的意思就是,我好像仅给你讲客观知识,这个知识与人本身没有关系,你要刻苦学习并掌握它,然后加以严格的考试。仿佛教育和管理的方式都是纯粹客观的。从表面上看,我是以科学的精神来管理教育、来进行科学教育,但实际上割裂了科学与人文之间的深刻关联,也切断了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关系。

 

科学本身也是一种文化,它像文学、音乐、绘画、哲学一样,有很强的人文性。什么叫文化?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同人的生活、思想、精神联系在一起的东西。如果把这些东西抛掉,搞所谓纯粹的科学教育,那么必然导致应试教育。到最后,不是以学生为中心、以学生为本,而是以书本为中心、以考试为中心。

 

教书和育人应当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育人。教书是为了育人。我们的科学教育的问题是什么呢?从表面上看,好像都在严格地教书、严格地考试、严格地过关,一切都符合所谓的科学程序,但实际上,往往把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丢了,也就是把科学之魂和人文之魂丢了。所以我认为,当学生进入科学大门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让学生对整个科学文化有全面而深刻的认识,包括对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及其相互关系有深刻的认识。

 

问:科学文化包括哪些方面?科学文化中除了方法论、价值论,还有什么?

 

答:科学文化不仅包括科学知识、科学理论,而且还包括科学方法论和科学价值论。

 

首先,我认为价值论是最重要的,然后是方法论这个层面,那些往往是超越实证的东西。广义地讲,科学文化还包括好多东西。比如说,科学的社会运行,制度性的东西也是一种文化。如果你要真正进入科学,应当将科学作为一种文化、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去理解,而不仅仅把科学单单看成一种知识。如果作为一种文化和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去理解,你就可以感觉到科学与人文之间那种深刻的关联了。为什么?因为你的价值论层面很大程度上就是人文的东西。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